您的位置:免費論文網 > 語言學論文 > 簡析柏拉圖哲學中的辯證法思維 正文

簡析柏拉圖哲學中的辯證法思維

2017-09-15 14:54:19 來源網站:免費論文網創業好點子 本文移動端:簡析柏拉圖哲學中的辯證法思維
簡析柏拉圖哲學中的辯證法思維 本文關鍵詞:柏拉圖,辯證法,思維,哲學
簡析柏拉圖哲學中的辯證法思維 本文簡介:一  柏拉圖的辯證法通常都是通過對話的形式來加以展現的,最突出的例子就是在《美諾篇》中蘇格拉底與童奴之間的對話,他們之間的對話恰恰充分證明了一點—學習即回憶。在對話的過程中,蘇格拉底通過提問打開了一個境域,而童奴參與于其中,他們所得到的知識實際上就是一種“被動的綜合”,準確的說,是二者之間產生了“視
簡析柏拉圖哲學中的辯證法思維 本文內容:

 一 

  柏拉圖的辯證法通常都是通過對話的形式來加以展現的,最突出的例子就是在《美諾篇》中蘇格拉底與童奴之間的對話,他們之間的對話恰恰充分證明了一點—學習即回憶。在對話的過程中,蘇格拉底通過提問打開了一個境域,而童奴參與于其中,他們所得到的知識實際上就是一種“被動的綜合”,準確的說,是二者之間產生了“視域融合”。 

  視域不是一成不變的,相反,它是一個動態的、不斷調整自身的過程。視域一旦產生,自身就構成一個暈圈,它讓過去和將來,已知和未知,陌生和熟悉綜合在一起在當下的境域中呈現,從而將知性所堅持的一與多、有與無,有限和無限的僵硬對立揚棄和超越進而達到真正自由的思維—辯證法。 

  在這里我們要清晰地認識到,柏拉圖所強調的—學習即回憶中所指的知識不是知性所理解的常識,而是自在自為的理念自身。柏拉圖之所以要用蘇格拉底和童奴的對話來證明自己的結論,就是因為他洞見到:邏各斯精神不應該是一種權威,相反,它應該是完全敞開的、公正公開的自由的理念,這樣的理念知性是無能理解的,因為這樣自己決定自己,自己揚棄自己的概念是絕對先在的,是一種邏輯在先性而不是一種時間在先性。所以黑格爾強調:“當柏拉圖哲學說到理念的回憶時,意思是說理念是潛伏于人心中,而不是智者派所主張的那樣,認為理念是從外面灌輸到人心中”。如果僅僅把理念直接地理解為知識而忽略了其中深刻的直接性間接性辯證法,那么只是認識到了精神的表象,還未能認識到自由的精神的實質,這樣的思維是最淺薄的,因為他只能認識現象而無能認識現實。 

  所以,通過認識柏拉圖的辯證法,我們就不難理解胡塞爾在《第一哲學》中反復強調的“被動綜合”這一術語。首先,二者都是一種以邏各斯精神為核心的境域性的學說,完全開放敞開,公平公正;其次,二者都是一種生產性的學說,都是以自身為基礎、以自身為前提、自己決定自己、自己否定自己完全自由的構造性理論。因而胡塞爾稱贊柏拉圖的辯證法是:“一種關于一切可能認識之純粹的原理之總體的,和關于這些原理中系統地包含的,因此能純粹由這些與那里演繹而來的先驗真理之總和的科學,作為第一哲學,走在前面”。也只有這樣的哲學才能被稱之為科學的哲學,除此之外,并無他求。 

  總之,柏拉圖運用他的辯證法深刻地洞見到了真正自由而純粹的思維應該是自在自為的構成的,是自己回憶自己的而不是現成的,也正是胡塞爾和黑格爾形而上學思想的核心。因為辯證法,思想才具有蓬勃的生機與活力,反之,則只能陷入獨斷的僵死和循環。 

  二 

  通常我們以為概念總是抽象的,而物總是具體的,絕對不可能有具體的概念。我們總是將定語加之于感性所能察覺到的事物上,卻忽略了決定事物背后存在食物存在的思想本身。歸根結底,我們總是用知性,用常識來認識和理解世界,我們習慣于將現存直接理解為合理而不去反思其背后思想的真理性,最后導致我們只能停留于直接地改變世界而無能去深刻地理解世界。 

  柏拉圖的理念是抽象的,但不是知性意義上的抽象,相反,它是黑格爾意義上的有精神性的抽象,其存在本身就是一種辯證法。理念作為絕對的思存同一潛藏在人們主觀心靈之中,經過人與人之間的對話和境域本身的敞開的中介,揚棄自身的主觀性上升到客觀性知識,但這不是理念自身運動的終點,自由自在的理念最后會揚棄和超越客觀存在的知識回歸到絕對的主觀性—絕對知識。理念經過直接性間接性辯證法證明自身的知識不是現成的毋寧說是自身設定的一個中介,是抽象的具體而不是簡單的抽象,是純粹的思維而不是現成的具體。 

  因此我們可以清晰地看到:理念自身作為一種開放的境域,人完全可以在其中實現自我否定和自我超越;理念不是一個對象,更不能作為一個對象去認識,去對待,應該被理解為自在自為的絕對精神;辯證法作為理念論的核心,就是教化人去不斷地實現自我對話,使人在不斷地靈魂回憶中認識到存在背后深邃的精神,逐漸讓人回復到源初的境域性存在。 

  三 

  經過以上分析表明:柏拉圖的形而上學和胡塞爾的先驗現象學的確有異曲同工之妙。柏拉圖強調辯證法的自身揚棄,胡塞爾則強調先驗現象學本質直觀的意向性的自我構造;柏拉圖強調靈魂回憶,胡塞爾則強調現象學意義下的“被動綜合”,可見先驗現象學作為一個方法論完全可以為柏拉圖哲學進行形而上學奠基。 

  我認為將蘇格拉底的辯證法定義為“權威”是對他本人的誤解和對文本的誤讀。首先,我們都承認語言是一種境域,那么語言勢必存在隱喻,蘇格拉底在《美諾篇》從頭至尾都沒有強制童奴去回答任何一個他不想回答甚至答不出來的問題,至于批評者所說的暗示,我只能將其理解為文本所附帶的隱喻而不能將其理解為一個事實,因為語言本身就是開放的也同樣是混亂的,我們只能理解其中的思想而不能妄自揣摩其意指,我們只能相信文本而不能過多加入我們自身的主觀意見,否則只能導致文本的誤讀。其次,我們也要認識到,一個方的圖形而且還要有四條邊的認識不是直接被認識到的,人在認識到這個事實之前也經歷了一個過程毋寧說是有中介性的,蘇格拉底問童奴這問題就是在強調一切知識(當然包括常識和習慣)都是符合直接性間接性辯證法的,并不是憑空出現的,僅此而已。最后,我要強調的是,蘇格拉底和童奴之間是一種對話而不是一種質問,是一種境域而不是封閉的場域,常識和習慣就是在這樣的視域中融合的,也就是說,我們不應該僅僅把常識和習慣理解為知性之后就棄之不理,也要看到其中潛在的理念。因此黑格爾反復強調:“完全沒有概念和實在性的同一的東西,就不可能有任何存在,甚至壞的和不真的東西之所以存在也還是因為他們的某些方面多少符合他們的概念”。所以,我認為常識和習慣是可以直觀和構造的,不應該因為他們是屬于知性層面的就忽視了其中潛藏的自由的理念。 

  總之,柏拉圖哲學中的理念論和辯證法思想完全洞見到了西方哲學史上最讓人心馳神往的純粹理性本身,胡塞爾和黑格爾的思想準確來說應該是繼承和發展了柏拉圖的辯證法思維,一個創立了影響深遠的先驗現象學,另一個則完全實現了傳統形而上學的終結,建立了人類歷史上最為龐大的哲學體系,完成了西方哲學一直以來的任務—使哲學本身變為嚴格的科學。 

  參考文獻: 

  [1]胡塞爾著.王炳文譯.第一哲學(上卷)[M].商務印書館,2006.4. 

  [2]柏拉圖著.王曉朝譯.柏拉圖全集第一卷[M].人民出版社,2003.4. 

  [3]黑格爾著.賀麟譯.小邏輯[M].商務印書館,1985.10. 

  [4]王昊寧.胡塞爾與形而上學[M].人民出版社,2017.3. 

  [5]卿文光.黑格爾《小邏輯》解說(第一卷)[M].人民日報出版社,2017.5.


  • 簡析柏拉圖哲學中的辯證法思維

    一  柏拉圖的辯證法通常都是通過對話的形式來加以展現的,最突出的例子就是在《美諾篇》中蘇格拉底與童奴之間的對話,他們之間的對話恰恰充分證明了一點—學習即回憶。在對話的...




本文標題:簡析柏拉圖哲學中的辯證法思維
本文地址:http://www.hncnxo.live/show/209584.html
聲明:該文章系網友上傳分享,此內容僅代表網友個人經驗或觀點,不代表本網站立場和觀點;若未進行原創聲明,則表明該文章系轉載自互聯網;若該文章內容涉嫌侵權,請及時向免費論文網投訴!

推薦專題

關注排行

       
广东新11选5开奖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