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免費論文網 > 語言學論文 > 司法訊問語言信息的變化分析 正文

司法訊問語言信息的變化分析

2018-04-11 09:16:54 來源網站:免費論文網創業好點子 本文移動端:司法訊問語言信息的變化分析

司法訊問語言信息的變化分析 本文關鍵詞:訊問,司法,變化,語言,分析

司法訊問語言信息的變化分析 本文簡介:摘要:在案件審查過程中,如果物證證明效力不足,通過司法訊問獲取口供便成為尋找案件突破口的關鍵。運用弗雷格的涵義指稱理論,可以分析和解釋司法訊問過程中名詞或名詞詞組涵義、指稱和表象的關系,從而發現其中的語言信息存在衰減、增生和變異三種變化。合理利用這三種變化關系,有助于實現司法訊問的隱蔽性、突然性和策

司法訊問語言信息的變化分析 本文內容:

摘要:在案件審查過程中,如果物證證明效力不足,通過司法訊問獲取口供便成為尋找案件突破口的關鍵。運用弗雷格的涵義指稱理論,可以分析和解釋司法訊問過程中名詞或名詞詞組涵義、指稱和表象的關系,從而發現其中的語言信息存在衰減、增生和變異三種變化。合理利用這三種變化關系,有助于實現司法訊問的隱蔽性、突然性和策略性,從而提高司法訊問的有效性。

關鍵詞:涵義指稱理論;語言信息;司法訊問

一、涵義指稱理論

涵義(sense)和指稱(reference)的區分是弗雷格在語言哲學研究史上的重要貢獻,它構成了20世紀前半期語言哲學的兩個語義學要素。弗雷格認為涵義與語言本體相關,指稱與經驗世界相關,涵義決定指稱,因此語言與經驗世界具有共同的邏輯結構,并且語言可以對經驗世界有所描述[1]。弗雷格明確了a=b這個等式表達的不僅僅是符號之間的關系,也不僅僅是對象之間的關系,而是符號和對象兼而有之[2]。這個等式表明,a和b這兩個不同的符號指稱了相同的對象。弗雷格認為專名指稱一個特定物體,換言之,任何指稱一個單獨對象的語詞、短語或者是其他符號都是專名。專名事實上是一個描述性短語,有涵義和指稱兩個部分。專名的涵義是其指稱的表達方式,而涵義則引導受話者以某種方式確定指稱對象。例如,“亞歷山大大帝的老師”“出生在斯塔吉拉城的人”“亞里士多德”這三個專名的涵義各不相同,但是都可以共同指向亞里士多德這個歷史人物。值得注意的是,弗雷格區分專名的涵義和指稱時并沒有考慮語境因素,是一種語義學上的探討[3],所以他認為專名、專名的涵義和專名的指稱之間是多對一的關系,反之則不成立。也就是說,一個專名對應一個涵義,一個涵義對應一個指稱,但一個指稱可由多個涵義來確定,一個涵義可用多個專名表示。但如果考慮語境因素,一個涵義則可以表達多個指稱,如“考第一名的學生”的涵義是始終確定的,即分數最高的學生,但是,由于每次考試的情況存在差異,第一名也就可能指向了不同的學生。同理,一個專名也可表達多個涵義,例如各種語言中廣泛存在的多義詞,而詞義的消岐則需要借助語境才能進行。當然,這種多對一的關系也存在例外。弗雷格指出,按照語法規則正確建立的代表專名的表達始終有一種涵義,但這種涵義未必對應著一個指稱,如“離地球最遠的天體”“最小的收斂級數”。對專名的涵義,我們可以從以下兩個方面來理解:其一,我們無法掌握指向一個指稱對象的全部涵義,某個指稱對象所對應的一個涵義只是對該對象的某一方面的認識;其二,專名的涵義只是提供了一種表達方式,通過該表達方式并借助語境可以確定一個指稱對象,也即專名的涵義可以作為把握其指稱的手段或依據。除了明確涵義和指稱的區別之外,弗雷格提出了還應當區分涵義、指稱和表象(feeling)之間的關系。他以通過用望遠鏡觀察月亮做比喻予以說明。我們知道,人之所以看見物體,是因為物體對投射到其上的光進行反射,再通過一定介質如水、空氣、玻璃等的傳播,進入眼睛并在視網膜上成像而成的。在這個例子中,月亮是被觀察的對象,對應著涵義、指稱、表象三者中的指稱,具有客觀性和唯一性;望遠鏡是觀察月亮的方式和手段,對于所有借助該望遠鏡觀察月亮的人來說,月亮在望遠鏡中的成像不因觀察者的改變而改變,正如涵義、指稱、表象三者中的涵義,在不考慮語境的情況下,一個專名的涵義也是客觀且唯一的;望遠鏡中的月亮最終投射在視網膜上,由于觀察者的健康狀況各異,因此,視網膜上的成像也可能各不相同,有的清晰,有的模糊,這個視網膜上的成像就好比表象,對于任何一個客觀的指稱和涵義,不同的人會產生不同的表象(筆者認為這里的表象就是通常說的思想),因而表象是主觀的并且是多樣的。三者之間的關系可以用表1表示:這里有一個問題,弗雷格在探討涵義、指稱、表象時考慮的是非交際情景,容易讓人產生一種誤解,認為是有了某個指稱對象,再有了表達這個指稱的涵義,再在受話者大腦中形成表象,但語言的實際使用是基于人與人之間的交互,人們通過語言來傳遞各自思想中所包含的信息。可以想象,假設存在一個沒有任何交際手段的人,他仍然是可以用思想信息指向一個對象,只不過是外人無法感知而已。因此,筆者認為,真正指向一個對象的是思想信息。我們聽到的一連串語音流、看到的字符或是手勢語都只是一種形式信號,而形式信號的內核是思想信息。基于交互這一基礎,不可能平白無故地出現某一個語詞,如上例中的“月亮”。換句話說,“月亮”這個詞或者說這個形式信號一定是來源于一個發話人。該信號經過受話人的解碼,從而使受話人理解了“月亮”的涵義、知道了“月亮”的指稱并對“月亮”有著不同的表象,但發話人在發出“月亮”這個形式信號時,他是要傳遞自身的某種想法或者說是表象,語言只是表達的一種形式,這是一個編碼過程,完美情況下,應當是發話人將想要表達的表象和指稱、涵義以同一個語詞予以表現,但日常生活中“詞不達意”的情況也時有發生。筆者根據弗雷格的涵義指稱理論,認為在最理想的交際情況下,發話者要想將自己的表象信息傳遞給受話者,他需要借助一定的語言形式將這個表象信息組織成某個有意義的語詞,這個過程中會發生信息的衰減、增生甚至是變異,成為一階信息,即常說的“詞不達意”的情況產生;該一階信息被受話者接收并解碼成他所理解的語詞,成為二階信息,由于受話者的解碼方式不同,該過程中同樣存在信息的衰減、增生或變異,例如常說的有歧義的情況時,對同一個字符串“南京市長江大橋”,不同受話者會有不同的解碼形式;二階信息再由語詞形式轉換成受話者大腦中的思想信息,這一過程會再次發生信息的衰減、增生或變異,成為三階信息。此時受話者大腦中的思想信息也指向了一個對象,只不過此對象可能已經不是發話者思想信息所指向的對象了,常說的誤解便發生在此階段。不難看出,人們完成了思想信息的傳遞,但該信息已經經過了三次轉換,很可能已經面目全非了。幸運的是,大多數情況下,主要信息即指稱對象得到了保持,因此日常交際基本能夠順利進行。但需要強調的是,受話者不可能無偏差地了解發話者的全部思想信息,也就是說思想信息的衰減、增生和變異是不可避免的。上面談論的只是最理想的交際情形,如果存在翻譯的情況,信息將增加兩次衰減、增生或變異,發生的偏差就更大了。信息傳遞中的變化過程如圖1所示。

二、弗雷格涵義指稱理論對司法訊問的借鑒

訊問人對訊問語言的選擇與能否取得訊問成功關系密切。訊問語言是訊問主客體之間信息交流的載體,是訊問策略、訊問手段與訊問方式的具體體現,具有目的的特定性、表達的控制性、內容的適應性、形式的嚴肅性以及運用的靈活性等特征[4]。在訊問語言中靈活運用弗雷格涵義指稱理論中專名的指稱、涵義和表象,可以有助于實現訊問的隱蔽性、突然性和策略性。

(一)利用涵義指稱理論實現訊問的隱蔽性

在司法活動中,有時訊問對象會自以為可以瞞天過海而拒不交代案件實情,訊問人員要想正面突破訊問對象獲得有價值的口供就會顯得異常艱難。這時,可以巧妙地運用涵義指稱理論,使訊問的內容和意圖隱性化,將要問的問題隱蔽在另一個問題之中,而根據對方作出的反應,得到真正所需要的信息,這是一種不露痕跡地提出問題的方法。例如,在電影《九品芝麻官》中,主審法官包龍星為確認證人來福不識文墨,并沒有直接詢問對方是否識字,而是讓來福將所謂的證物情詩再念一遍,來福由于不識字,以為這首詩仍然是自己之前強記的《鵲橋仙•纖云弄巧》,但實際上,這首詩是《靜夜思》。這樣,來福做偽證的真相就不言自明了。這個案例中,發話者(包龍星)的表象信息指稱的對象是《靜夜思》,當他用語詞形式來顯化該表象信息時,他使用了“證物情詩”這個表達式,而實際上,滿足這個表達式的卻是《鵲橋仙•纖云弄巧》。根據信息傳遞中的變化過程,表象信息在一階信息階段發生了嚴重的變異。當“證物情詩”這一變異后的信息被受話者(來福)進行涵義解碼并轉換成表象信息后,該表象信息指向了《鵲橋仙•纖云弄巧》。接下來,受話者要做的就是將他的表象信息與發話者的表象信息也就是發話者的現實指稱對象進行匹配。不難看出,此時發話者的表象信息和受話者的表象信息已經指向了兩個完全不同的現實對象。但由于受話者不具備這樣的識別能力,他的謊言也就不攻自破。表面看來,此次訊問的內容是讓受話者念讀證物情詩,而判別受話者是否識字這一真實目的則隱藏其中。實現這一訊問效果的關鍵就在于發話者在一階信息階段故意犯了“詞不達意”的錯誤。可見,訊問人員靈活運用涵義指稱理論,可以隱藏真實的訊問意圖,讓訊問對象摸不清自己的虛實,讓其始終有一種高深莫測的恐懼感,破除其抱有的僥幸心理。

(二)利用涵義指稱理論實現訊問的突然性

在現代刑事訊問中,有時會借助測謊儀甄別犯罪嫌疑人有無說謊,從而推測出案件的真實情況。測謊儀的主要工作原理是根據受試因心理波動而引起的呼吸、脈搏和皮膚等生理反應形成結論[5]。因此,在合理范圍內盡可能地運用訊問語言擊潰犯罪嫌疑人的心理防線至關重要,而最好的方法就是出其不意,讓犯罪嫌疑人感到訊問人員已經掌握了足夠的案件細節,其任何掩蓋犯罪事實的企圖是徒勞的。為此,訊問人員可以使用犯罪嫌疑人的圈內語言,包括行話甚至是黑話。其原因在于這些圈內語言往往用一種圈外人難以理解的指稱方式指稱某一個對象,而這種指稱則暗含了一定的身份背景信息。測謊時,可以適時使用某個專名的特殊指稱方式,從而增加訊問的突然性,加大犯罪嫌疑人的心理波動,以便測謊儀能夠成功捕獲相應的生理變化。例如,某案件中,“平頭”是一名同案犯的綽號,該犯罪集團內部通常以“平頭”而非其真實姓名“劉某某”進行指稱。由于同一個指稱可由多個涵義來確定,每一種涵義代表了認識該指稱的一種途徑,具體到這個案件中,“劉某某”是一般途徑,而“平頭”則是特殊途徑,非犯罪集團內部人員不知道該特殊途徑的存在。警方直接使用“平頭”進行訊問,如果犯罪嫌疑人確屬于該犯罪集團,盡管他可以口頭上不承認有關犯罪事實,但語言信息的接收以及成功解碼無法避免,其結果表現為呼吸、脈搏、皮膚電的變化,從而為測謊儀捕獲。而且,使用“平頭”而不使用“劉某某”表明警方對案件的細節情況已經有所了解,負隅頑抗只能加重懲罰力度,這種暗含的心理震懾作用將使得犯罪嫌疑人的相關生理變化更加明顯。此種情況下,發話者(警方)的表象信息“平頭”經過信息傳遞變異為受話者(犯罪嫌疑人)的表象信息“平頭”,雖然兩種表象信息各不相同(警方對“平頭”的心理意象和犯罪嫌疑人對“平頭”的心理意象顯然不同),但主要信息即指稱對象(“平頭”即“劉某某”)得到了保持,二者共同指稱了現實世界的一個對象。假定犯罪嫌疑人不知道“平頭”這一綽號,該信息在二階信息階段傳遞受阻,犯罪嫌疑人無法形成“劉某某”這一表象信息,也就無法成功指稱,因而也就不可能產生相應的生理變化。因此,運用涵義指稱理論,能夠實現訊問的突然性,放大知情犯罪嫌疑人的心理反應,篩選出重點嫌疑對象,在比較理想的情況下還可以直接認定犯罪分子,然后圍繞重點嫌疑對象開展審訊和調查,可以事半功倍,大大提高破案效率.(三)利用涵義指稱理論實現訊問的策略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54條明文規定訊問必須采取合法的方式,而與此同時,為了減輕罪行逃避處罰,大多數犯罪嫌疑人都會隱瞞或弱化自己的犯罪事實。這就形成了訊問人員想要獲得信息而訊問對象想要守住信息的攻防局面。正所謂“上兵伐謀”,如何讓訊問對象自己“繳械投降”,主動交代犯罪事實就成為司法訊問的關鍵。一般說來,罪犯在作案時精神會高度緊張,因而往往對案發現場印象深刻。特別是案發現場的一些事物,在一般人看來毫無聯系,但對罪犯來說,卻是以串聯的方式保存在其記憶中,有的甚至是終身難忘。當案發現場的某一事物再次以某種方式呈現時,該事物便成了現實中的一個指稱對象,而其表象信息包含了案發現場中與該事物串聯的其他事物。因此在實際訊問中,訊問人員可以利用此種表象信息獲得有價值的口供。例如,杜金榜主編的《法律語言學》一書中提到一個典型案例[6]151。在某一次訊問中,警方聲稱要對犯罪嫌疑人進行精神鑒定,讓其參加心理測試,內容是給出一個詞讓其快速的說出另一個詞。當測試進行到一半時,警方給出了“尼龍繩”一詞,而犯罪嫌疑人則不假思索地說出了“奶瓶”。原來,在警方勘察現場時發現現場擺放了一堆尼龍繩和一個奶瓶,而只有去過犯罪現場的人才會將兩者串聯在一起。因此,犯罪嫌疑人不得不承認了自己的罪行。在這個案例中,發話者(警方)的指稱對象是尼龍繩,而發話者的表象信息則是“尼龍繩+奶瓶”。當警方用語詞“尼龍繩”進行信息傳遞時,由于該語詞無法表達奶瓶的涵義,因而發生了信息的衰減,成為一階信息。該一階信息被受話者(犯罪嫌疑人)接收并解碼,受話者理解了“尼龍繩”的涵義,這個過程沒有發生信息的衰減,此時一階信息和二階信息相同。接著,二階信息再由語詞形式轉換成表象信息,這一過程是訊問的關鍵。如果受話者去過犯罪現場,該表象信息會將語詞信息從“尼龍繩”增生為“尼龍繩+奶瓶”,按照此次心理測試的規則,受話者只能說出“奶瓶”,與警方的表象信息匹配,因而警方有較大把握確認受話者便是真正的罪犯;而如果受話者是無辜的,盡管“尼龍繩”的涵義信息傳遞在三階信息階段同樣會發生信息增生,但表現為“尼龍繩+X”,X恰好是奶瓶的概率很低,因而也就可以推測受話人不是罪犯的可能性較高。這個案例很好地利用了涵義信息和表象信息的差異性,實現了訊問的策略性,使得犯罪嫌疑人弄不清警方的真實意圖。

三、結語

本文根據弗雷格的涵義指稱理論,對司法訊問這一交際過程中的信息傳遞進行了分析,認為從發話者發出信息到受話者內化該信息,信息可能會經歷三階變化,包括衰減、增生或是變異,而每一階變化都可以作為司法訊問的突破口,從而有助于實現訊問的隱蔽性、突然性和策略性,有助于明確案件真相排除無辜嫌疑人。本文的局限性在于選取的案例不夠充分,因而信息的三階變化未能得到充分檢驗,得出的結論還有待進一步證實。

參考文獻:

[1]李高榮.弗雷格語言哲學中的兩對概念論析[J].武漢理工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3,(6):1027-1031.

[2]FREGEG.OnSenseandReference[A]//ModernPhilos-ophyofLanguage.EditedbyMariaBaghramian.OrionPublishingGroup,1998.

[3]王路,鄭偉平.弗雷格為什么是重要的[J].哲學分析,2012,3(4):165-186.

[4]林竹靜.弗雷格邏輯預設理論在反貪審訊中的運用[J].湖南警察學院學報,2012,(1):97-100.

[5]邢迎風.認識測謊儀的物理學原理[J].新課程學習,2011,(4):148.

[6]杜金榜.法律語言學[M].上海:上海外語教育出版社,2004.

作者:孫波 單位:合肥師范學院 外國語學院

  • 司法訊問語言信息的變化分析

    摘要:在案件審查過程中,如果物證證明效力不足,通過司法訊問獲取口供便成為尋找案件突破口的關鍵。運用弗雷格的涵義指稱理論,可以分析和解釋司法訊問過程中名詞或名詞詞組涵義、...




本文標題:司法訊問語言信息的變化分析
本文地址:http://www.hncnxo.live/show/213833.html
下一篇:最后一頁
聲明:該文章系網友上傳分享,此內容僅代表網友個人經驗或觀點,不代表本網站立場和觀點;若未進行原創聲明,則表明該文章系轉載自互聯網;若該文章內容涉嫌侵權,請及時向免費論文網投訴!

推薦專題

關注排行

       
广东新11选5开奖助手